13.9 C
Toronto
星期六, 25 5 月, 2024

《最后的诗句》

2017年多伦多亚洲国际电影节于11月9至18日举行,来自15个国家、共计81部影片参展。今年有6部台湾影片参展,分别是剧情长片《最后的诗句》、纪录片《一个人的收藏》,以及《爱在世界末日(Love After Time)》、《老大(The Boss)》、《小孩不在家(100th Birthday Wish)》及《亮亮与喷子(Babes’ Not Alone)》。
《最后的诗句》讲述了在操场比赛踢足球的施人杰(傅孟柏 饰演),初遇在操场跑步的李晓萍(温貞菱 饰演),并对她一见钟情……两人一起从年少时的无忧无虑到成年后的疑惑。导演曾英庭和男主角傅孟博来多伦多参加了放映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搜罗:当初创作这个剧本动机是什么?曾英庭:刚好公视邀约,是一个机会,给了我这个有趣的命题(笑),所以我想趁此机会来反省一下自己的人生(笑),对,刚好反省一下自己的人生,看自己是为什么会绕到这个田地。所以就写出了这个剧本,拍成了影片。

搜罗:这部电影充满了非常多关于「水」的不同元素,为什么会想到用「水」呢?您通过「水」这个元素想要表达什么呢?

曾英庭:这部电影的片名叫《最后的诗句》,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诗性,有些人可能是自己把自己尘封住了,有些人可能是很随性的把自己打开,有些人可以很认真的写诗。对于我来说水是很迷人的,就像那句俗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它在我们的人生中扮演者很重要的角色。我想透过水的重重的状态来暗示,比喻吧。比喻男主角在心中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搜罗:在这部剧中,傅先生的演技有很大的突破。在拍摄过程中,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戏?傅孟博:在这部戏的整段时间,因为距离拍摄过程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回忆。这个角色是很强硬的存在过,是一个成体。映像最深刻的一场戏,是我一个人走到走廊的尽头,放店里的东西已经被搬空了。前一天我们在这里拍摄了女主角在浴缸里割腕的那场戏,浴缸已经被清理了,但是还残留着一些红色颜料。我看着那个浴缸和空荡荡的房间,我都在回想我和这个女生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然后那一瞬间我就崩溃了,对,我就直接跪在地上哭了。但是摄影机其实是在拍我的背部,算了不管了,我就哭我的吧。因为所有的空间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那个感觉就特别的强烈,一直在那个情绪里,所以就很难受。

搜罗:在这部剧中,你的演技有很大的突破,在拍摄的过程中,导演对你有什么要求吗?对你有什么帮助?

傅孟博:其实这一次我知道他和希望我有所突破,其实我自己也很希望有所突破,和以前有所不一样。其实在拍摄的过程中,有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太能好好地理性沟通了,我们必须要很强硬的去说服对象。可能我还残留了一些理性,不希望自己完全超出控制,其实我是会怕的。但是导演已经走火入魔了,他希望我可以冲出去。(笑)其实有些地方我按照他说的去做的时候,哎,真的那个东西只有你去做了,突破了你才知道自己可以。所以这一次的碰撞是比较激烈的,因为拍摄一个作品的时候你必须要紧绷到一个状态,那个效果才会呈现出来。所以这一次合作,我觉得真的蛮好的,很开心,对。

搜罗: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推荐或形容这部戏,你会怎么说?曾英庭:如果想要在短暂的时间内,比如说两个小时内体会到爱情的酸甜苦辣,崩坏与美好。欢迎来观看电影《最后的诗句》!

傅孟博:这是一个美好的悲剧,但它不会是一个让人没有出口的东西。它像是一个人生的缩影照应出了某一种人生。但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一样人生。欢迎大家来观看《最后的诗句》看看我们的故事,也看看你自己。

- 阅读在线杂志 -

spot_img

更多好文推荐

- A word from SOLO -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