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C
Toronto
星期六, 25 5 月, 2024
Home专题 | Featured人物 | Celebraties《搜罗 SOLO》独家专访 孙俪

《搜罗 SOLO》独家专访 孙俪

搜罗:《那年花开月正圆》的热播让海外华人也沉浸在每天追剧当中,从《甄嬛传》的“娘娘”到现在的“清代女马云”周莹,你觉得这两个角色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孙俪:因为这部戏我发现之前我的一些说法可能是不精准的,不是说古装戏我就不演,而是不太想重覆同一类型的角色,我觉得这样说可能是比较准确的。其实电视剧也就分古装、现代,这几个类别,如果古装我都不演,那现在市场上可能有一半以上的戏我都演不了了。但是我看到这个剧本之后,就像编剧老师说的那样,我没感到这是一部古装戏,因为她(周莹))也可以说是一个现代女性,她的很多行为举止还有思想,都让我觉得很惊喜,是我没有演过的角色,所以就很想去演。

搜罗:我们在微博中看到你分享的剧本,在每次拍戏中你都很认真,有人说你是拼命女郎,对此你有什么想法?在这部剧拍摄中,你在前期有准备吗?比如说体验生活?

孙俪:我每一部戏拍摄的时候,我基本上都不太见人,也没有什么对外的交往,就看剧本、锻炼,吃得也非常素,希望能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

一般是两个礼拜,因为你需要时间去进入角色,拍戏的时候也不太会有应酬,因为每天拍戏的时间很长,晚上我希望给自己留一点放松的时间。我确实不太喜欢熬夜,而且我也熬不动。人家说年轻和变老了的区别,就是看你能不能熬夜。但是我从小就不熬夜,我妈妈跟我说一夜不睡,十夜不醒,但是我感觉我一夜不睡,二十夜不醒,整天头昏脑涨。我拍《芈月传》的时候,有一次有一场夜戏,因为我看排得比较后面,我就和导演说如果不行就明天拍,要不就吃了饭马上就拍,因为那场戏很重要,台词也特别多。后来因为场景的原因,只能当天大概晚上11点多开始拍,我明显感觉到我的脑子已经转不了了,台词也记不住了。不是娇气啊,是我了解我自己,在这种时候我的表达能力和思维能力完全跟白天是不能比的。我觉得这个作息可能真的有点趋于老龄化,在剧组我可以每天早上五点半六点就起床,然后吃早饭,一边运动一边看新闻,然后早上差不多七点出工,晚上差不多九点十点就睡觉了。

我告诉自己无论我这辈子拍三个月还是六个月还是一年,这个镜头就留在那了,所以呈现出来的状态就很重要,如果前一天晚上你吃了很多,又没有运动,脸就会很肿,状态也不是很好,所以自己还是要把控节奏。而且拍戏一般都在很偏远的地方,不是你想象的女明星可能会有人来帮你做美容啊,我算算可能我有半年的时间都没有做过美容了,在剧组根本没有时间,全靠自己,洗完澡有时候放一部电影,然后给自己按摩一下。

演技重要,外在状态也很重要,这是一体的。最好状态除了外形之外,其实也是心里的一个状态,心里状态好,表演节奏也会好。

搜罗:这是你和丁黑导演是时隔14年后的再合作,有什么不同和相同?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在剧中有很多男生喜欢周莹,对周莹来说,吴聘和沈星移来说哪个更重要?

孙俪:其实从《玉观音》到《那年花开月正圆》之间,导演也找过我几次,但我跟导演说,如果我们再合作,一定要拍出一部若干年之后让我们都怀念的作品,他也很同意。所以当我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觉得它可以做到。我对导演其实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很注重戏的情感拿捏,但是可能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的代沟,他有的时候不太注重人物的外形,但是现在的戏,人物的外形对观众而言也是很重要的,这是我身为一个80后对60后导演的建议,就是要赏心悦目些。导演也接受,所以他找到了叶锦添老师,整个美术、摄影团队、灯光师,都是他精心挑选的。

这个戏我觉得是很有匠人精神的,所有的一切真的是从一片平地开始搭建起来的,搭成吴家东院,搭成泾阳城那种感觉,所以我一看那个我就问导演有没有想哭的感觉,导演说有点。因为其中的过程我们都知道,真的非常难,遇到各种困难,也是因为他精益求精,所以工期一次次的推后。本来今天要拍的景,可能要一个月之后才能搭好,可是一个月之后可能又牵扯到很多演员的档期。可是就这样,他也不放过一个个细节,也要把戏做到最好。

在剧中,因为吴聘和沈星移是在周莹人生中不同阶段出现的,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作用,是在周莹不同的心境出现的人,所以没有一个可比性。

搜罗:在拍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我们看到你的剧本上有很多笔记,像个认真学习的学生。除了钻研剧本之外,你还有其他途径去揣摩角色吗?

孙俪:每个角色使用的方式不一样,这个人物很特别,她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她的后人也都在,所以导演带我去西安,见了她的家人,也去了吴家看了一下他们现存的老宅,已经是文物保护了,还有他们家的墓地等等,去了解周莹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家。                                                                

搜罗:《那年花开花正圆》受到了观众的好评,可是我听说你在这部剧中,还是会对自己有不满意的地方?

孙俪:会。我看片花,我和张晨光老师有一场戏,他说“放肆”我说“猖狂”的那一场戏,我觉得我的表达远远没有我看剧本时想象的那个样子,跟自己想像还是不太一样,可能也是跟天气心情,吃太饱或者太饿等一些因素,都会影响你那场戏的发挥。我跟导演说,为什么那场戏我看的时候觉得非常好,但演出来的时候却没有看的时候感觉那么好。就像我拍《芈月传》的时候,有一场戏芈月已经做了太后了,黄轩说“太后不可”,那场戏我也是看了很久很久,卯足了劲去演,但不知道为什么演的时候就不灵光了,很怕这种状态。但也会有那种看剧本觉得一般,但是演着演着就特别有感觉的时候。我们在戏里有一场戏也是,大小姐吴漪结婚了,我看着烟花爆竹在那里回忆当年和吴聘结婚时候的情景,我说我的丈夫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说着说着就特别感动。原来的剧本台词非常多,我们觉得有点啰嗦,新的剧本就砍成了1/3,导演拍得时候觉得状态特别好,就让我把原本的台词都说出来了,现场就是会有这样的调整。

搜罗:所以说这部戏中有很多你的即兴表演?

孙俪:可能也是太喜欢这个戏了,而且这个戏让我很放松,导演也给了我这样的权利,比如允许我改台词,因为导演一直说我这个角色是江湖出生,所以她不会讲很多成语,不会讲文言文,一切都是要用最俗套的东西去说,最简明易懂的方式去说。所以导演说如果我在戏里有一些特别矫情的台词,就一定要告诉他。当然我们是互相尊重的,我在改之前都会沟通,也会告诉对手演员我的想法。包括周莹很多行为动作,都是我和导演一起设计的。我在这个戏里还给周莹做了三把茶壶,一般人喝水都是直接用茶杯喝,但是她是直接对着壶嘴喝,而且每个阶段是不同的茶壶。我专门找了一个对茶有研究的大姐,她专门找茶壶的大师,按照清末茶壶的样子,做了三把茶壶。

我也和俞白眉聊过,因为他是西安人,我问他西安女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也给我很多建议和想法,在戏里擤鼻涕抹脚底,也是他给我的建议。茶壶我一开始没告诉他,后来我把喝茶的戏还有剧照发给他看,他说他突然想到了他的奶奶。

片花里有一场戏,我需要把一个人的脑袋推出画面,这是我现场想的。原来看剧本的时候说是我的下人把他推开,但是到了现场我就跟导演说我要自己来,因为她什么都是亲力亲为的。所以在拍之前我就和那个演员说,你脖子千万别梗着啊,一会别把你脖子推闪了。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很多反馈回来的时后,都说都在片花里记住了这个动作

搜罗:我们常在微博上看到你的分享,常常做一些高难度的瑜伽动作,不拍戏的时候也常常健身,你在平时生活中对自己要求也是这么严格么?

孙俪:对,我有试过一件事件很松懈的去做,得到的是一个什么结果,也试过很认真的去做,得到的是一个什么结果,结果都是截然不同的。我尝过苦果,也尝过甜果,所以我也知道一件事情的努力对自己来说有多重要。我相信无论做什么,你想要脱颖而出,一定要比别人付出多的多,才有机会可以让大家都看到你。

很多人都说我拍这个戏很苦,八个月,每天都拍四五页纸的戏,也没有时间休息。可是我好像已经习惯了,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因为你既然已经去接受这个挑战了,就没有退缩的余地。我也就不会去想这个有多苦,特别是这个角色还是你喜欢的吧,你会乐在其中苦在其中。

任何人要成功都不容易,我看了太多有成就的人,当你在睡觉的时候,他已经起来工作了。不是说他不爱睡觉,也不是说他不爱度假,他花了更多时间要去兑现自己的诺言,所以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容易的。在平常也没有每天健身,一般是隔天,最多就是隔两天。可能是因为我从小跳舞吧,所以有拉筋的习惯,一天不动我就会觉得很难受,可能我有多动症。我每天都会称重,如果体重超过了一点,我就会让自己回到原点,不太会放纵自己

搜罗:小的时候你当过兵、还跟艺术团出访很多国家,你曾在采访中提到有一次得到领舞的机会,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孙俪:我在部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领舞角色,我特别高兴。可能当时年龄比较小,我就有点骄傲,然后审查的时候领导就觉得不满意,找我谈话说如果下次再这样的话我就要换人了。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当头一棒,我才知道哦机会给你了但还不是你的,你真正站在舞台上那一刻,才是真正得到了。

搜罗:你和超哥一直是圈中模范情侣,超哥在你演戏的时候,会给你一些帮助吗?

孙俪:我们现在互相保持的节奏都挺好的,自己都有自己喜欢的工作可以做。拍《芈月传》的时候,导演一直跟我讲你是一个政界的女人,你要有男人的霸气,你和那些大臣讲话的时候,你要让别人忘记你是个女人。所以我就问邓超,用一个男演员的姿态这几场戏应该怎么演,所以他给了我一些帮助。我和他合作过也蛮多戏的,我们两个每次合作都蛮顺,尤其是他当导演的时候。很多人都说夫妻俩一个导演一个演员,肯定在现场天天吵架,我觉得我在现场还挺服他的,因为他很多想法,我都很喜欢。让我很意外的是他有很多导演思维。

搜罗:有人说孙俪以前很内向,受到邓超的影响才越来越打开自己?

孙俪:这个是真的,可能年龄也到了,学会打开自己了。我看过一个养生的文章,里面说为什么到了五十岁的年纪,跳广场舞的都是女人,没有男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可能是因为在年轻的时候,女人都是属阴,男人属阳的,男人都在外面打拼。到了五十岁以后,男人精力都消耗尽了,他开始属阴了。女人绝经之后,阳气就开始提升了,就开始外放了。很有道理的我觉得,我可能就开始往那个方向走了。

我之前是很宅的,也很少跟朋友聚会,好像也没有这个时间,但是现在也是因为小孩,我常请朋友小孩和幼儿园的小孩一起玩。有一次特别好玩,我在拍这个戏之前,刚好是十一,因为我六七号进组了,我想组织大家玩一下,正好放假嘛。然后所有家长都以为是等等生日,所有人都买了生日礼物来了。我说没有人生日,就像组织大家玩一下。因为现在都是独门独栋,不像以前北京胡同上海弄堂,大家每天都有很多伙伴一起玩,现在小孩太孤单了。我就和家长说真的不是等等生日,就仅此而已。我看到他们开心,我也很开心。邓超有很多朋友,我的朋友也是他的朋友,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发现交朋友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我特别感动的是,我在拍这个戏的时候,等等同学的妈妈和妹妹同学的妈妈都知道我在外面拍戏,都会带他们一块去玩,参加别人的party,我就都很感动。所以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也带他们的小孩子一起玩,互相帮助。

搜罗:有什么想对加拿大的粉丝和《搜罗SOLO》的读者说的话吗?

孙俪:大家好,我是孙俪。希望大家关注我的新剧《那年花开花正圆》,我在剧中扮演的是是周莹。

- 阅读在线杂志 -

spot_img

更多好文推荐

- A word from SOLO -

spot_img